快捷搜索:  美女    名称  交警  美食

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丨MartinKollar






马丁·科勒

Martin Kollar

生于捷克斯洛伐克


马丁是一个看上去不那么正经的人,这和他的照片所表现出来的,几乎一致。



work from TV Anchors

work from Nothing Special


显然,这些作品是在平凡世界中建立荒诞性,有人会说,都看腻了。

放心,马丁不仅仅是这样的“不正经”。



马丁出生于1971年的克斯洛伐克。在他18岁时,天鹅绒革命爆发了。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踩着历史截点出生和成长的人,他们往往会有一段奇幻的经历,诸如我们的文革和大跃进。马丁就是这样的人,他出生在了两种社会体制的夹缝中:苏联解体,资本主义制度萌芽。


他的老师告诉他们:从今天开始,忘记过去,从零开始。这意味着制度抛弃了集体的过去,可回忆和习惯却依旧在个体上延续,马克所体会的荒诞正是从中而生,而并非空穴来风。



work from Nothing Special

人们一下子自由了。


马丁的那些过去在制服伪装下的亲人、邻居,全都自由了,生活面对着突如其来的空旷和无规则,他们四处闲逛,想尽办法来打发时间。两种制度的冲撞让他们兴奋、迷茫、昏头乱向,荒诞是自然而然发生的。


《无所事事》正是诞生在这样的大环境中。


我们这一代中年人,一直不断地在跟无尽的多样的崩解和废弃的教条所留下来的空虚做斗争。



有一次,马丁受邀为一本名为《部队食谱》(Army Cook)的书拍照,由此在军队与军人们共处了一段日子。借这次机会,他理所当然的做了跑偏的事,“无所事事”的精神内核由居民扩展到了更为敏感的部队中。


work from Army Cook

在这群穿着制服为食物而“拼搏”的男人中间,马丁将自己主导的荒诞发挥得淋漓尽致。


不作战,就做饭。这是一个如此浩大的人生命题。


work from Army Cook


接下来,马丁在欧洲议会(European Parliament)的拍摄中“故伎重演”。虽然他对外宣称,这些照片是为了记录下为我们服务的公共机构的日常生活,而当人们看到这些照片时就会知道,显而易见,不是那么一回事儿。




work from European Parliament


2013年,马丁的哥哥被确诊为重病,且需要进行一场风险很大的手术。面对死亡,每个人通过不同的行为来排解和对抗焦虑,这衍生出了他的这组作品:“临时性安排”(Provisional Arrangement)。

我们依旧会看到它是搞笑的,但却无法像最初那样看待这些搞笑,正如滑稽有可能是在掩盖恐慌。


我发现,其实我们正生活在一个以临时性地解决问题为基础的世界,我们造一些临时性的房子,生活在临时的关系中,也做一些某种程度上无法确定的决定。我们身处在没有一丝永恒性和确定性的世界里。身边围着些临时的朋友,和临时的女人交往,喜欢住在临时的地方,甚至看牙医的时候都会选择临时性的假牙。

work from Provisional Arrangement


马丁其实是严肃的,作为捷克公民的他在面对的是广泛的冲撞焦虑,而作为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他同时也在经历一场“更年期”的焦虑危机,作为一个人,他不可避免的面对生、老、病、死。


我们这代人突然长大了,成了中年人。突然间,‘随性’不再是摆在我们面前的选项。我们不断对抗着衰老的不同形态,面对着旧时光逝去在身体中留下的虚空。

scene from October 5,刮胡子的扬

最后,作为旁人觉得“不正经”的马丁说,他希望活得深刻,汲取生命中所有的精髓,把非生命的一切全部击溃……以免在生命终结时,发现自己从来没有活过。








More...
最逼真的世界末日丨川田喜久治

不认识他,会很遗憾丨Thomas Hoepker

听风的歌丨Sigur Rós







- End -


版权 | 浮图网

编 辑 | 黄怡猫

覆盖千万文艺生活实践者

• 文艺连萌 •

我们终将改变潮水的方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