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美女    名称  交警  美食

阿拉斯加边界争端

阿拉斯加狭地(Alaska Panhandle),是指阿拉斯加的东南偶的狭长地带,位于加拿大卑斯省的北半部的西边,但北部亚库塔特湾部分邻育空地方,是长达1040公里的北面直线边界(西经141度)向南延伸60公里至太平洋岸以东南的美国领土,潘瀚朵境内主要有通古斯国家森林,是美国最大的国家森林,及冰河湾国家公园等。在许多地方,美加边界是沿着边疆山脉划设的。陆地面积有9.1万平方公里,人口有7.3万(2000年),42%的人口居住在阿拉斯加州首府朱诺。为何会形成这样的美加边界,让加拿大的太平洋海岸线大打折扣,让广袤的育空地区失去了出海口。在历史上,围绕着阿拉斯加问题上也是在多个帝国之间角逐,最终由美国获得了整个阿拉斯加。


阿拉斯加争端

阿拉斯加边界争端是美国和英国之间的领土争端,当时英国控制了加拿大的对外关系。这一争端直到1903年通过仲裁才解决。自从1821年开始,沙皇俄国和大英帝国就在阿拉斯加边界上存在着争端,直到1867年美国购买了阿拉斯加后,这一区域就演变成了美国和英国的争端了。1903年10月16日,在阿拉斯加成立一个由美英双方共6名中立法学家组成的边界法庭审理此案,多数认为边界线业已勘界立标。根据这一裁决,除了波特兰海峡将归属加拿大之外,其余所有通向阿拉斯加的水路都将归属美国。当时两位加拿大代表拒绝在仲裁书上签字,加拿大全国上下迸发出激烈的反英情绪。

在北美洲的各大殖民势力里,俄国是最晚进入,也是唯一一个不经过大西洋而到达北美洲的殖民势力。16世纪中叶,俄国在伊凡雷帝时期开始往东开疆扩土,击败了喀山汗国和失必尔汗国等草原上的游牧民族国家。 17世纪末,不断朝东方推进的俄国在雅克萨迎头撞上了康熙时代的中国。此时的俄国,其东部的疆域已经抵达了太平洋,和北美洲隔海相望。1725年,俄国的彼得大帝派遣地理学家兼航海家维塔斯·白令(Vitus Bering)率领一支船队去考察并测绘这些海岸线,同时也探索一下远东和北美洲之间是否有陆路相连。

白令是丹麦人的后裔,也是俄国的海军将领。他曾率领自己的舰队参加过俄国同瑞典之间的大北方战争,在俄国很有名气。他率队考察了远东地区的海岸线,包括堪察加半岛和楚科奇半岛,以及西伯利亚的北冰洋海岸等等,交出了一份非常精确的海岸线地图。同时,在给俄国政府的汇报中,白令表示远东地区和北美之间并无陆路相连。

1741年,白令率舰队再次出发,跨海去考察北美洲,看看对面那片大陆是否有殖民的可能。他们大致顺着最初人类迁徙到美洲的路线,代表俄国人向北美洲进发。白令的船队一路往东行驶,途中的一场大风暴将他们吹到了圣艾利阿斯山(北美第二高峰)附近的阿拉斯加近海。在风浪中,白令和许多水手都生病了,船只也有一些损坏。为了修整被大风损坏的船只,白令将舰队带到了阿拉斯加南侧的科迪亚克岛(今美国仅次于夏威夷岛的第二大岛)。

登岛后,这些俄国探险家发现,这里全都是杳无人烟的荒野,地面上分布着冻土和乱石,并没有适宜耕种和定居的土地。由于条件恶劣,水手们的病情得不到控制,一个接一个倒下了。白令知道形势不妙,只能硬着头皮带队沿着阿留申群岛返程。然而白令自己的病情也在不断恶化,最终他也客死在阿留申群岛。后人为了纪念他,把俄国和北美之间的海峡命名为白令海峡。

俄属北美

虽然白令的舰队损失惨重,群龙无首,但最终还是有一部分水手侥幸生还,回到了俄国。这些幸存的水手们为俄国带回了珍贵的关于北美洲的资料。然而,这些第一手资料显示,北美洲是个贫瘠的大陆,其宜居程度甚至还不如西伯利亚。俄国对大规模殖民北美洲自然失去了兴趣。

 虽然俄国政府不打算去北美洲了,可是民间的一些商人却从这些水手口中得知了一个重要的商机:在白令海峡的对面,生活着许多水獭、海狸和海豹。这些动物的毛皮,在欧洲是非常好的商品。法国人和荷兰人最初殖民北美洲的目的,正是为了进行这样的毛皮贸易。起初,俄国商人们的毛皮来源主要是西伯利亚,然而经过一百多年的集中狩猎,西伯利亚的水獭、海狸和海豹几乎绝了迹。这些商人们正愁着断了财路,他们一听说海峡对岸生活着很多水獭、海狸和海豹,都非常兴奋,决定要涉足北美大陆。

这些俄国商人们成立了一个自己的殖民公司——俄美公司。和英国的早期殖民公司不同,俄美公司严格意义上说并不是俄国的国有公司,而更像是一家由这些希望去北美寻找商机的俄国人自主私营的殖民公司。俄国政府方面,只是对该公司进行了认证,并派出了政治家列扎诺夫(Nikolai Rezanov)去指导这个公司。

 1799年,俄国沙皇正式签署了俄美公司成立的文件。该文件规定,北纬51度以北的北美大陆西北海岸(大致今天的温哥华一线)一直到堪察加半岛,该区域范围内的土地都归俄美公司管理,称为“俄属美洲”。

俄国的商人们怀着致富的希望来到了北美洲,四处捕猎水獭和海豹。1804年,列扎诺夫带领俄国人在锡特卡击败了阿拉斯加东南部的原住民,基本上确立了自己在阿拉斯加的地位。

然而,阿拉斯加地区实在是不适宜人类生存。即便是从西伯利亚的严寒和荒芜中走出的俄国人,也被阿拉斯加的气候折磨着。到了1806年,由于恶劣的天气,阿拉斯加陷入了饥荒。俄国政府并没有向这个距离莫斯科数千英里的非官方殖民地提供援助。在绝望之下,列扎诺夫带一小队人乘船沿着海岸线向南而去,希望能从西海岸南部的西班牙人那里买到食物。一个月后,这一船的俄国人到达了西班牙控制之下的旧金山湾区,见到了当地西班牙驻军的军官阿圭罗。阿圭罗把粮食和其它补给品卖给了这些俄国人。

在旧金山的这六周时间里,列扎诺夫意外地和阿圭罗的女儿肯奇塔(Conchita)相恋了。由于国籍和宗教的不同,这次恋爱在旧金山的西班牙上层社会里引起了轰动。然而,列扎诺夫拥有出色的人格魅力和外交技能,在他的活动下,西班牙人最终竟然接受了他的存在,并许可两人结婚。正因为这层关系,列扎诺夫在私下里和加利福尼亚北部的西班牙人签订了一些和平友好互助的协议。他也派出他的副手,在这段时间里对旧金山以北的地区进行了探索。这两件事都为后来俄国的南下奠定了基础。

六周之后,列扎诺夫率队返回阿拉斯加,拯救了当地那些饿得奄奄一息的俄国人。但他再也没能回到旧金山。一年以后,他自作主张,不宣而战地进攻了中国所有但被日本实际控制的库页岛,以便于俄国进一步向黑龙江流域渗透。从此库页岛进入了日俄混据时期,后来被中国清政府在《北京条约》中正式划给了俄国。

通过列扎诺夫的副手对旧金山以北的探索,俄国人了解到,西班牙人的实际控制范围其实就到旧金山一线。虽然西班牙主张的领土一直到了北纬42度,但实际上旧金山以北很多地方都是闲田,没有被实际有效地管辖。于是,俄国人再次沿海岸南下,在旧金山以北的地区见缝插针,占领了许多无主地,建立了一系列的小据点,其中1812年建立的罗斯堡(Fort Ross)是地理位置最南的重要据点。

自从俄国人到来以后,以前无人问津的旧金山以北地区,渐渐地热闹了起来。各路人马纷至沓来。俄国人从阿拉斯加南下,英国人从加拿大西进,而刚独立建国不久的美国人也很快加入了这一行列。他们大多是冲着俄勒冈地区的水獭和海狸的毛皮来的,也有部分淘金者。再加上原本就驻守在旧金山一线的西班牙人,太平洋岸边的抢地游戏拉开了序幕。

竞争中首先出局的是西班牙人。1821年,墨西哥独立,从此西班牙人便退出了北美。新独立的墨西哥虽然实力不容小觑,但他们并没有继续向北开阔疆域的计划和野心。

独立战争和1812年战争刚过去不久,美英之间的新仇旧恨还纠缠不清。然而,面对俄国这个从地球另一边绕道过来,且综合实力越来越强的巨兽,拥有相同文化的英国和美国不得不暂时搁置了相互之间的分歧,一致防备俄国人。

当时的太平洋沿岸,美英之间还有很多争议地区,包括今天美国的华盛顿州、俄勒冈州和爱达荷州,以及加拿大的英属哥伦比亚省。为了不让俄国人渔翁得利,英美两方一起在这个区域建立了俄勒冈地区(Oregon Country),并和墨西哥划定了明确的边界:北纬42度。这条纬线以南的河流,大多数都流入旧金山海湾,而这条线以北的河流,大多数都是哥伦比亚河的支流。如此一来,双方就不会因为航行权而产生不必要的纠纷。

随着俄勒冈地区的建立,英美双方在太平洋海岸的存在感越来越强。反观俄国人,虽然他们在1824和美国签订了条约,暂时保证了他们在毛皮贸易中的地位,但由于他们所建立的稀稀拉拉的据点都太过分散,在英美的压迫下,这些据点越来越孤立,很多据点都渐渐地被放弃了,最后只剩下了孤零零的罗斯堡还在墨西哥的境内勉强维持着。到了1840年代,加利福尼亚发现了金矿。虽然真正的淘金热还没到来,但已经有来自美国各地的淘金者涌入了这片地区寻找金矿,俄国人的存在感被进一步冲淡了。

与此同时,由于过度狩猎和耕种,罗斯堡附近的海狸已经临近绝迹,土地也不再肥沃,加利福尼亚的政局也愈发动荡(美国和墨西哥的矛盾升级,德克萨斯独立,美墨战争即将到来),在罗斯堡的俄国人已经找不到坚持下去的理由。于是,俄美公司最终决定将罗斯堡卖给美国的淘金者作为前哨据点。

直到此时,阿拉斯加仍旧是俄国人的地盘。前面提到的俄勒冈领地,其北界被英美两方定为北纬55度。而俄美公司规定的南界则是北纬51度。这中间就产生了巨大的争议地区。随着英国和美国之间进一步谈判的完成,俄勒冈领地被北纬49度线(今美加国界线)一分为二,其南归美国,其北归英属加拿大。于是,俄美公司的矛头就指向了英国。

俄国和英国进行了漫长的边界谈判,双方三度划界。俄国在南界的问题上做出了退让,最终把南界退到了北纬60度。作为补偿,俄国在北方得到了一些以前不属于它的土地,把阿拉斯加的东界划在了西经140度。这还不够,俄国人希望自己能控制整个阿拉斯加湾,以保护自己的商船和给远东的舰队提供必要的后备驻点,于是在第三次划界的时候和英国进行了土地交换。

俄国的地理学家们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在西经141度上,靠近阿拉斯加南海岸的地方有座很高的山峰——就是白令曾看到过的圣艾利阿斯山,而这座山也正好在阿拉斯加湾西侧的重要岛屿锡特基纳克岛和东侧重要据点凯奇坎的连线的中垂线上。

于是俄国人就提议,放弃西经140度和141度之间的土地,把阿拉斯加的东界后退到西经141度,多余的土地由俄国划给英国;而圣艾利阿斯山以南、海岸山脉以东,凯奇坎(北纬55度)以北的太平洋岸边的狭长土地,则由英国划给俄国。

英国无意和俄国争夺远东的利益,并且俄国的建议还算公平,因此英国就同意了这样的土地交换。从此,俄属阿拉斯加的疆界就被确定了下来。但这也是俄国在北美洲留下的最后据点了。

到了1850到1860年间,阿拉斯加的俄国人遇到了和当年在西伯利亚相同的问题:海豹和水獭越来越少,基本上很难捕捉了。毛皮价格的下跌,也让这些商人们的利润越来越少。同时,俄国人也已经在远东成功地从中国划走了外兴安岭及大部分黑龙江流域。在这样的情况下,俄美公司的存在以及俄国对阿拉斯加的占领,都已经失去了意义。

俄国人在同英国人的竞争中已经处于了完全的劣势,俄美公司也开始亏损。俄国的实力虽然在逐渐变强,但还是远不及英国,它也无力支持这个远在千里之外的殖民地。十年前,克里米亚战争惨败给英法的阴霾还历历在目,俄国担心一旦英国发动袭击,他们会白白地丢掉阿拉斯加。于是,俄国人决定尽快卖掉这块土地,至少还能拿到一笔钱,用于补偿克里米亚战争后亏空的国库。

1867年,急于抛售阿拉斯加的俄国人,以每英亩2美分的价格(总价约720万美元,合今天的1.2亿美元左右),将整个阿拉斯加低价卖给了美国,结束了它并不算成功的北美殖民历史。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